英文藏文APP W020161009565839193236.jpg | 微信 111111111.jpg

生態修復也要遵循自然規律 廢棄礦坑變身“小九寨”

0
2019年11月18日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 分享:

生態修復也要遵循自然規律

重慶渝北石灰巖礦坑群嬗變網紅打卡地“小九寨”的啟示

記者王金濤、周凱、谷訓

這是一片神奇的湖泊群:五彩繽紛的湖水顏色,有的藍得像藍寶石,有的綠得像祖母綠,有的由黃綠到淺綠再到深綠,變幻多姿。

點擊進入下一頁

▲治理后的重慶市渝北區銅鑼山廢棄礦坑。重慶市渝北區規劃和自然資源局供圖

其中,還有一處形態罕見的湖泊,從空中俯瞰,宛若一顆綠色的巨心。水中魚翔淺底,成對的鴛鴦自由嬉戲。

由于這里景色酷似九寨溝,也被稱作“小九寨”。一段時間以來,“小九寨”秘境勝景在網絡上不脛而走,成為著名的網紅打卡地。

如果說大自然是最神奇的造物主,歷史就是最無情的審判員——這個在抖音上刷屏的“小九寨”,曾是重慶渝北最大的石灰巖礦坑遺跡。“吃祖宗飯、斷子孫路”的掠奪式開采,造成山體塌陷、田地損毀、植被破壞、灰塵蔽日等一系列生態創傷。

然而,短短10多年間,這些瘡痍滿目的廢棄礦坑,似乎在逐漸恢復原力。十幾個由地下水和雨水匯集沉積而成的坑塘湖,碧水深潭更像一面面鏡子,使人們欣賞之余不禁反思:生態修復也要遵循自然規律,重塑綠水青山的涅槃之路,依然艱難曲折。

貪心逐暴利

削掉山頭一座又一座

“那個時候全村彌漫著灰塵,半邊天都看不到。道路被重型貨車壓得到處坑坑洼洼”

縱貫重慶市主城區的銅鑼山脈,因石灰巖礦儲量豐富,早在20世紀60年代,地處銅鑼山脈北段的重慶市渝北區石船鎮玉峰山一帶,就有了石灰巖采石場。

重慶市直轄后,城市“生長”速度加快,石材需求量陡增。加上毗鄰319國道,運輸條件便利,使得石船鎮石壁村周圍,成為重慶市渝北區最大的石灰巖礦區。

據當地村民回憶,開采規模在2002年左右達到高峰。當時,沿著老319國道10公里長的區域內,每天進出大貨車少說也有7000輛,呼嘯而過的汽車轟鳴聲、喇叭聲不絕于耳。

大大小小的采石場火力全開,削掉了一座又一座山頭。這里產出的石材,一度占據了重慶石材市場的三分之一。

礦業經濟維系著礦區內2500多戶、7000多人的生計。

“那時候村里可富了,通過采礦、租地等方式,村集體經濟一年收入有兩三億元”,在銅鑼山采石場聚集的石壁村,村民婁中強提起當年采礦業的輝煌,侃侃而談,“很多采石場每年營業額上千萬,不少村民都成了大老板。”

生活富起來了,盲目攀比、炫富、賭博等不良風氣也隨之而來。村民徐克芬開玩笑說,“貨車司機都抽好煙,連老太婆打麻將都幾十元一番!”

“富是富了,但是村里整天灰蒙蒙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馬路被大貨車壓得坑坑洼洼,每年都要維修才行。山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坑,對環境破壞實在是太嚴重。”一位不愿具名的老板坦言。

上世紀80年代,這位礦老板就跟著爺爺采石頭,后來自己開了幾個小型采石場。好的年景,一年的收入就有200多萬元。

一邊是采礦業帶來的可觀利益,一邊是對生態環境的大肆破壞——森林被砍伐,耕地被破壞,山體裸露,地下水漏失,地質安全隱患突出……還形成了很多絕壁和開采深坑,使美麗的群山變得“傷痕累累”。

記者從當時的航拍圖上看到,銅鑼山脈上,41個光禿禿的巨型露天開采礦坑,更像一連串難以愈合的“傷口”,由南向北蜿蜒而來,觸目驚心。

有資料表明,其中39個礦坑分布在石船鎮,礦山廢棄地和影響區面積約為14.87平方公里。

狠心斷財路

村干部帶頭關采石場

礦坑群成為網紅后,來這里觀景、游泳、攀巖、越野、拍婚紗照的游客絡繹不絕,一度失落的村民又有了盼頭

面對生態環境的急劇惡化,從2010年開始,渝北區委、區政府下定壯士斷腕的決心,拉開關停銅鑼山石灰巖礦區的大幕。

但是要動礦老板們的奶酪,談何容易?關停之路荊棘叢生、充滿艱辛。對于恢復生態環境的“慢變量”與犧牲現實利益的“眼前賬”,礦老板們更多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石船鎮一位干部回憶說,“你不讓他生產,他就偷著生產;你前腳剛下完停產通知書,他后腳就開動了機器;你義正辭嚴地要求停產,他聲淚俱下地向你哭訴……”

“貓捉老鼠”的游戲似乎沒有盡頭。“說起來都是淚!”時任石壁村黨支部書記趙坤林說,“這是要斷大家的財路啊,工作難度相當大。”

彼時,一些地方在治理各種亂象時往往“雷聲大、雨點小”,最后不得不黯然退場。

不能畢其功于一役,那就分期分批實施。渝北區先是在2010年合并和關閉了一批采礦場。在此基礎上,堅持說服教育與聯合執法并行。

在此期間,基層干部發揮了關鍵作用。面對礦老板們巨大的阻力,渝北區和石般鎮說服一些村干部,先帶頭關停了自己的采石場,隨后反反復復地做礦老板們的工作。

既要講道理,也要講法治。對一些非法采礦的礦老板,國土、工商、環保等部門以雷霆之勢聯合執法,果斷出擊,堅決關停,毫不手軟。

炮聲沒有了,空氣澄凈了,貨車遁形了,攪拌機不再轟鳴,傳送帶停止轉動,偌大繁忙的一片片采石場,突然沉寂下來。礦業經濟的清零,也讓這個繁華的區域冷清下來。

“那個時候這個片區很艱難,沒了支柱產業,環境破壞嚴重,還有不少采石場遺留問題,村民的意見很大。”石璧村一位村民說。

石壁村原有1843戶村民,采石場全面關停后,一些村民搬到了城里住或者外出務工,住在村里的只有400多人。

53歲的村民婁忠珍說:“不讓采礦后,村民們的土地很多被破壞了,不能種植。有條件的進城了,留守在家的村民只能想辦法復墾一些自留地。過去還能在采石場務工,關了之后收入大幅下降。”

正當村民們感慨昔日賺大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之時,情況又出現了轉機。

銅鑼山脈屬喀斯特地貌,地表水往往沿巖石裂縫向下滲流和溶蝕,本來難以蓄存積水。但經過日積月累,41個礦坑中有10余個礦坑竟然蓄積了清澈的水體,在礦物質的作用下形成了五顏六色的湖泊群,具有極佳的觀賞價值。

碧水深潭靜,高崖絕壁險。湖水的四周,幾乎均為直上直下的石灰巖絕壁。絕壁或呈灰色,或呈黑色,層理分明,風格奇峻,與靜美湖水相襯托,如同仙境一般。

沒有蓄水的礦坑,也是陡崖怪石林立,蔚為壯觀,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礦坑遺址資源。

即便原來用石頭壘砌的簡易工房、落后的機械設施,經過時光的“晾曬”,在苔蘚和野草中變得古樸,頗有歷史遺跡的味道。

這片礦坑遺跡的奇異風光,在網絡上不脛而走,驢友稱之為“重慶小九寨”。它還被收入國家旅游局評選的《2017年全國優選旅游項目目錄》,每年吸引著大量游客前來觀賞。

雖然這個礦山公園還未建成,但它已然成為眾多游客的心儀之地。礦坑群成為網紅后,來這里觀景、游泳、攀巖、越野、燒烤、拍婚紗照的游客絡繹不絕,高峰時堵車長達幾公里。

游客的蜂擁而至,讓一度失落的村民又有了盼頭。

同心保生態

守護大自然的“二次饋贈”

“再過幾年等國家礦山公園建好,旅游產業發展起來,我們這里就是名副其實的金山銀山”

盡管風光無限,但這里的植被損毀嚴重,生態依然脆弱——不少地方寸草不生,碎石遍布,徑流漏失嚴重;大量游客到來,又對礦坑群生態造成二次破壞。

眾多游客紛至沓來,又引發新的安全問題。石船鎮副鎮長張平說,鎮政府每年在這里投入的安全防護費用,就有上百萬元。

面對大自然的二次饋贈和依然脆弱的生態,從2014年12月起,渝北區自籌資金2000多萬元,實施礦坑群治理一期工程,治理形成可用林地122畝、耕地280畝、建設用地149畝。

3年后,又成功爭取到國家礦山公園建設資格,2018年底又成為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國家工程試點。

至此,憑借中央專項資金和自有力量,渝北區已實施礦坑群治理工程共四期,治理面積2300畝。

關于礦坑群生態修復,渝北區秉持“自然修復為主、人工修復為輔”的理念,使礦坑群最大程度接近自然狀態。

例如在即將完成治理的7、8、9號三個礦坑,湖畔只種植了一些植物和水草,石徑原料則取自礦坑中的礦石,混亂的石場不復存在。在初步治理完成的12號礦坑,絕壁環繞、水光瀲滟,讓人難以相信這里曾是廢棄礦坑。

獨特的資源吸引了不少知名房地產公司、著名文化企業前來考察,由于礦山公園開發方案過度商業化,被當地政府一一婉拒。

“我們正在規劃5至7期修復工程。”渝北區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局長胡天才說,“盡管后續修復工程可能面臨資金難題,但我們不搞大開發的決心是堅定的。”

為了解決資金難題,渝北區正在探索“生態地票”,即通過生態修復,將過去的建設用地、宅基地復墾為耕地,然后與新增建設用地掛鉤,通過地票市場進行交易,交易資金再用于生態修復。

為了在生態修復的同時,讓村民同步增收,渝北區實施新建10萬畝特色經果林和10萬畝生態林的“雙十萬工程”,引導村民通過土地入股分紅的方式,走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之路。

“我們村約一千畝土地入股,110多戶村民成了股東,主要是栽種李子樹。李子掛果后,預計一畝地每年分紅近一萬元。”石壁村村支書黃偉說。

在石壁村村委會,一個名叫“金山苑”的居民安置小區基本完工,151套安置房已被認購150套。

黃偉介紹說,由于建設銅鑼山國家礦山公園,村里宅基地基本不再審批,老舊農房改造也被限制。建設這個居民集中安置小區,就是為了改善村民的居住條件。

“這里交通便利,還有小超市,村民住得更安全舒心。”他說。

目前,渝北區已初步制定了包括銅鑼山在內的“四山”保護提升實施方案,通過完善國土空間規劃、整治違建、推行林長制、文化保護傳承等多種生態修復方式還綠于山、還山于民;高標準規劃銅鑼山地質礦山公園,打造礦山生態修復樣板工程,規劃推出特色礦山游項目。

談到未來,黃偉充滿信心:“礦山公園還沒建成就有這么多游客來,再過幾年建成了,我們這里就是名副其實的金山銀山。”

礦山關停后外出打工多年的村民婁小梅,最近也回到石壁村。她購買了村里的安置房,開起了餐館和便利店。

“等公園建好后,游客多了,這里肯定能賺錢!”她笑盈盈地說。(部分采訪對象為化名)

關鍵詞 >> 生態,采石場,修復,游客,村民
分享:

相關閱讀

    網站地圖 新聞 專題 晚會活動 康巴衛視節目 視頻 娛樂 圖說藏區 文化 旅游
    國內國際
    藏區新聞
    崗日雜塘
    啟米時間
    法治明鏡
    向巴聊天
    康巴講壇
    康巴歡樂匯
    雪域高原
    歡樂星播客
    快樂漢藏語
    周末大舞臺
    藏歌金曲
    云丹科普苑
    格桑花開
    翁姆報天氣
    央視新聞聯播
    康巴衛視新聞
    紀錄片
    微視頻
    專題片
    電影
    電視劇
    動畫片
    藏歌藏舞
    晚會活動
    文化動態
    藏傳佛教
    名家專欄
    藝術
    旅游資訊
    景點推薦
    風土人情
    旅游寶典
    加載更多 >>
    藏區各地
    甘南武威天祝玉樹果洛海南海北海東海西黃南迪慶州昌都那曲林芝拉薩日喀則山南阿里甘孜州阿壩州涼山木里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衛視動態播出時間表廣告刊例
    Copyright 2001-2016 Sichuan Radio and 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 15032686號 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備案號:川新備14-000059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0121號

    彩票中奖兑奖流程